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天下一锅烩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主将回归

发布时间:2019-09-24 19:44:09

天下一锅烩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主将回归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面容憔悴,头发蓬乱的男人,正是白雅馨日思夜想的洛凉生

天下一锅烩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主将回归

他比离开时消瘦了许多,衣服脏污破烂,下巴上一片青髯,眼见得是已经有多日不曾梳洗过了。不过,那双眼睛却一直都是炯炯有神,好像什么东西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无所遁形一般。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众刚刚才走出去没多久的副将们,其中又以朱副将为首。他一点都不在乎洛凉生回来会不会把他的指挥权给收走,这种将全军,甚至整个王朝的边境线都抗在自己肩上的,他当不起,就算之前有些想法,如今这点非分之想也已经被现实打击的一点都不剩了。

“敌方有多少骑兵?”

“回大将军,敌方……”

洛凉生进来的时候,尚还与身后的朱副将询问着目前的战况,可是朱副将说到一半就住了口。因为他正看见白雅馨不知所措的站在中军帐的正中央,两只手紧紧的绞在一起,满脸的泪痕,就算是再不怜香惜玉的男人,此时也没办法对这个女人说些什么了。

这还是白雅馨第一次在这群大老爷们的面前露出自己如此脆弱的小女儿姿态,之前她都是以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状态,以至于很多时候那些副将们都忘了她其实还是个女人。

洛凉生顺着朱副将的目光看向了过去,在看到可怜巴巴的白雅馨之后,他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表情都一点没变,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后对自己身后的参将说道。

“送白将军回帐。”

语气说不出的云淡风轻,听在白雅馨的耳朵里却是巨震。她宁愿洛凉生大声质问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宁愿他当着众将军的面重重的罚她,却不愿像如今这般轻描淡写的将她所有的努力和崩溃都无视了,好像她的存在,只是为了等待他的回归而做了铺垫而已。

“洛凉生!”

在参将走到白雅馨的身侧。低头轻声告诉她要离开的时候,她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理智,大声冲着那个令她朝思暮想的男人喊道。

洛凉生说完送白将军走那句话之后,就一直低头在听朱副将的汇报。当白雅馨突然叫他时,他虽然还是抬起了头,但是表情已经变得明显不耐了。

他料定白雅馨这一声叫他,绝对与如今的战局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出于谨慎。他还是强忍着不耐示意她继续说下去。然后,跟了洛凉生多年的白雅馨,又如何不知道他如今这个表情又是代表的什么意思。所以,当他的冷眸看向了自己的时候,胸臆中纵有千言万语,却也只能无语凝噎。

“白将军还有何事?”

洛凉生已经越发的不再掩饰自己眉眼间的不耐了,白雅馨看着这张陪她度过无数个不眠之夜的冷峻面庞,最终还是选择了低头服软。

现如今无论她说什么都为时已晚,前线战局紧迫,万千将士的性命重要。还是她一个人的心绪重要,鬼都知道该怎么选择,她又何必自取其辱。

“无事,我走了……若是前线战事用得上我的,请大将军定要告知雅馨,雅馨定当义不容辞!”

白雅馨低头随着参将一路绕行,走到洛凉生的身边时,她突然轻声说了这么一句。然而洛凉生却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似的,直直的就与她错身而过了。而白雅馨却只是露出了释然又无奈的笑容,再不曾停留。

自取其辱的事情。一次就够了。她的下场,大概是等待审讯,革职查办,或是直接遣送回京吧~如今无论战事胜败。她可能已是最后一次与他如此近距离的相见。白雅馨离开了大帐,回过身来,眼看着帐帘将她的视线渐渐阻隔,那抹疲惫却坚毅的背影,便已被她深深地烙在了脑海之中。

在得知敌军骑兵数量惊人,并已十分接近于我军大营。洛凉生还没在主将的位置上坐热乎,就立马拍案起身,当即决定只留一军守备,其余大军全部跟随他整装上阵。

若是搁在以前,那几个副将肯定都会有这样那样的反对意见,然而今日经历过群龙无首的焦灼局面之后,他们这一次全都无比乖巧的完全认同了洛凉生的命令,当然,这也与如今的紧急状况也有一定的关系。

简单召集起来的三军会审,在洛凉生的一人之言无人异议的状态之下圆满结束。将士们在见到自己的大将军王亲自披挂上阵之后,原本已经有些恐慌的士气徒然一振,就连整军也比往日里快上了许多。

在敌军距驻边大营十五里的时候,大凌王朝的大军已然全员肃装,随时准备出击了。随着洛凉生随身佩剑的迅猛斩下,将士们怒吼着奋勇向前,大凌王朝史上最为艰苦惨烈的战争正式拉开了序幕。

……

“我们要去哪儿?”

在叶枫天的钳制之下,若水对逃脱这件事压根一点希望都没抱。她原以为叶枫天会将她带到他的根据地去,却没想到自己被击晕之后再醒来,竟然还在风中不停地奔跑着。

叶枫天没有回答若水的话,他紧紧抿着干裂的嘴唇,满头满面的皆是灰尘,一看就知道已经许久未曾停歇。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若水知道自己大概已经在昏睡中度过了一整夜。这一整夜的时间已经足够让叶枫天在阿克苏城转个圈儿了,而且周边景色完全不同于边境的荒凉戈壁,已经渐渐有了其他的植被出现。

“我们究竟要去哪?”

若水开始挣扎。

“你不想回家么?”

也许是连夜的奔波让叶枫天已经无法腾出多余的精力来应付若水的挣扎,他深吸了一口气,到底还是回答了若水的问题。

回家……这两个字眼儿对若水来说是具有致命的诱惑的。

她自打离开湘南县的那一刻起,就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着自己逃脱禁锢,回到家人的身旁。然而,现实总是让她一次次的绝望,绝望到如今,她甚至已经想不起自己想要回家的那份渴望了。未完待续。

百色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酒泉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朔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开通网上预约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手术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