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玄天战尊 624.第六百二十四章以心入剑

发布时间:2019-10-12 19:25:52

玄天战尊 624.第六百二十四章以心入剑

砰!

远古鳄龟撞击在胸膛之上,韩宇呼吸一窒,当下咽喉间一口鲜血就是被震得喷吐而出,五脏六腑都似乎就此移位。

咚!

在远古鳄龟的冲击下,韩宇直接被震飞百余丈之远,骨骼断裂,身形狼狈的摔落于地。

哇!

落在地上,一口鲜血再次喷吐而出,咚的一声巨响,那远古鳄龟也是随之落在地上。

“这些东西竟然都在!”韩宇舔了舔嘴角的血迹,在瞧得那陪同自己一起摔落于地的远古鳄龟后,彻底朦了起来,不由惊诧道,“难道这不是幻境么?”

要知道这穹炎剑可是在韩宇的肉体之中,若是这里是幻境,怎么能召唤出来,远古鳄龟也是无法催动出来啊!

“这伤势不轻啊!”

韩宇瞅了一眼身上的伤痕,肩膀之上森森白骨清晰可见,那种痛彻心扉的痛楚,清晰无比,根本不像是在幻境之中啊!

“难道,我已经不在幻境了么?”

见得此幕,韩宇也不得不疑惑了起来,现在他体内经脉皆可内视,肌肤血肉,无比真实无比,可不像先前被那剑气席卷时,那种虚无之体啊!

嗡!

徒然,前方的剑冢二字,涟漪泛起,虚空之中,一行大字清晰的浮现而出。

剑冢之中,有无上剑道真谛,若欲剑其中,必先渡此关!

“这就是南华剑宗的传承所在么?”韩宇缓缓的站起身来,眼眸一眯,略显凝重的注视着前方的几个大字。

此行九死一生!

“九死一生?”韩宇眉头一弯,心头狐疑,“若强行闯入其中,便必须得过此关么?”

刷!

韩宇的感触方落向,剑冢二字,一道凌厉的剑气巨刃,便是再次斩下,此次的气势之甚,尤甚先前!

“这禁制能探测都会触动,真是不可越雷池半步啊!”韩宇满脸惊骇,实在没有想到,此地会如此凶险。

呼!

韩宇惊骇之下,穹炎剑入手,真火注入其中,连忙挥剑抵挡。

砰!

气剑斩下,直接是将穹炎剑的攻击击溃,虽然此剑威力无穷,可在这无上的剑意之下,却显得有些,难以企及了。

砰砰!

剑冢之前,青年倾力抵御着前方的凌厉气剑,可是这禁制一经过催动,竟然是一发不可收拾,逼得他是节节溃败,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血流入柱,完全将那紫色的衣袍染成了红色。

刷刷!

数十道凌厉无比的气剑,携带着让人心悸的剑意斩裂虚空,向着韩宇倾覆而下。

气剑斩下,势不可挡,那攻击角度极为刁钻,竟然是将韩宇的退路完全封锁,根本退无可退,就算全力抵挡,重伤后的他也是无力抵挡,这一次当真是危险无比!

“砰!”

剑气斩下,韩宇奋力抵挡,却依然无济于事,远古鳄龟身上的神识烙印,尽数毁坏,随后将之一举震飞百丈开外。

现在的韩宇先天真火没有恢复,根本无法催动穹炎剑之上的符篆,发挥出那最强一击。

“难道真要退出此间么?”韩宇舔了舔嘴角的血迹,退意萌生,瞧这气势,根本不是他所能抵挡,可要这么退了实在有些不甘。

“他娘的,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韩宇眸光猩红,紧紧注视着前方的剑冢,忍不住咆哮道。

刷刷!

韩宇的咆哮之声方一传出,在那剑冢之中漫天的剑芒倾覆斩下,那气势之甚,大有要将之一举斩杀的意识,似乎他那愤怒的咒骂,惹怒了什么东西。

漫天的剑气巨刃,携带着斩裂天际的气势倾覆而下,剑气缭绕韩宇几乎完全被剑气所笼罩,一股死亡的气息悄然降临!

“这剑意到达极致,已经非我所能抗拒了啊!”韩宇眼瞳骤然一缩,一股无力之感,油然而生,索性深吸了口气,感受着那倾覆而下的剑气,呢喃道,“这就是无上剑意么,那剑意,似乎有着熟悉的感觉啊!”

“是那股气势么?”韩宇眸露迷茫,一时陷入沉思,竟然是忘记了抵挡那漫天的气剑。

“以心悟剑,以剑悟道!”

韩宇满脸沉思,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他那可心却徒然安静了下来,完全将来自剑气中的危机之感抛于脑后,开始细细的感应着那剑气之中所蕴含的奥义。

“刷!”

就在韩宇陷入沉思之时,那一柄柄剑气巨刃,无情的倾覆而下,森然的剑气笼罩心头。

呼!

剑意弥漫好像与韩宇在进行着亲密接触,剑意中的那股气势,意剑一丝丝的被烙印于脑海,开始被韩宇仔细的分析着。

噗哧!

气剑落下,斩在韩宇的肩膀上胸腹间,一道道血柱溅洒而出,可是此时,韩宇心神宁静之下,却已经感觉不到那伤口之上传来的疼痛

,有的只是那气剑斩下,那一抹剑意所留下的气息。

嗡!

每一道气剑斩在韩宇身上都会留下一道难以磨灭的伤痕,光芒灿灿,依稀可以看见有着一丝剑气随着那伤痕,向着他的体内侵袭而去,可韩宇却毫无只觉,不知是因为死亡来临,神智已经模糊不清,还是那心神沉浸了一个难以解释的境界之中!

每天一到气剑斩下,在这片空间中都是掀起一片涟漪,在这一刹那,时间似乎变得极为缓慢了起来,那已经是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青年,那双眸子中,依稀有着一道精光闪烁……

巨剑之外,校场之上,那些盘膝而坐的修者都已经,睁开了眼眸,有的在调息伤势,更多的则是满脸火热的注视着前方巨剑之下的三道光幕,那里依然有着三名修者,在安静的支撑着!

“没有想到,铁剑门那位年轻小伙,竟然还没有失败的迹象,看来此子在剑道上,当真是有着几分天赋啊!”校场前方,几方势力的修者木人而立,铁林皱了皱眉,旋即苦笑道。

“那小子据说在铁剑门也算得是近年来也是难得一遇到的剑道天才能坚持下来到是不足为奇,只是那尹剑尘,这家伙也还没有失败的迹象,可真是出乎人预料啊!”鲁琨满脸凝重的说道。

“是啊!”天煞盟的盟主也是皱眉道,“若是让得他有所领悟,我等可就真的只能望其项背了。”

话语落后,便是旁边的姜武扬等不由皱了皱眉,这尹剑尘虽说是铁剑门的修者,可是却并非当年拔尖的存在,不然,也不会滞留在此,而是踏入了月宫之中,此时能在这巨剑之下,坚持这么久实在是出乎众人的预料,若是没有意外,或许还真能在此得以领悟一丝剑意!

“剑者锋也,上至九霄,下至黄泉,剑之所极,无所不破……这不是一个道理么?”剑冢前那已然变成血人的青年,眸中徒然精光闪烁。

在感应了那一丝丝入侵于体内的剑意后,心神转动,细细融合分析,那看似毫不相干的无极意境和这剑意之中的一丝意境竟然是有所相似,韩宇赫然有着一种醍醐灌顶的觉悟。

嗡!

便在韩宇眸中精光闪烁之时,空中的剑气巨刃徒然消散,身上的剑痕开始奇迹般的愈合,只见一丝微弱不可察的剑意,悄然汇集,向着韩宇的心神融合而去,最后化为一道无形的气剑,散发着灿灿精光,却又人不可捉摸。

“这是什么?”徒然的巨变让得韩宇微微一鄂,当瞧得心脉旁边那蹙若隐若现虚无飘渺的剑意之时,甚是疑惑。

这东西,蕴含着一道剑意,却和他当初融合那无极意境显然是有所不同。

无极意境完全被融合于心神之中不可捕捉,可这道剑意,却若有若无,好像有形之物,却又似无形之物,实在让人有些不解。

“看来,还是未能领悟真正的剑意啊!”韩宇突然摇了摇头,呢喃道,“这只不过一丝意剑罢了,还没有将之完全融合,达到意念所及,剑意便无所不在的境界!”

“不过,有此收获也是不错。”韩宇甩了甩头,也不作颓废之状,虽说这只是一丝剑意,无法达到那般无所不尽其极的境界,可这丝剑意,明显比起当初吴安那丝剑意要高明得多了!

“也不知算不算过得了此关!”韩宇平息下情绪后,将眸光瞅向前方的剑冢,有些唏嘘的道。

“虽未得其意,可在这危机之刻,能忘我之心,无欲无求,以心入剑却也是难得,可进入剑冢之中的藏剑阁,能否有所获,皆靠机缘,至于他处,却是未能达标。”

似乎听得了韩宇的话语,在剑冢之前,一道毫无感情色彩的声音淡淡的传来。

嗡!

剑冢前那声音,方一消散,旋即光芒一闪,一道剑气漩涡徒然生成,强大的牵引之力,直接将韩宇一举吸入其中。

“可以进入剑冢!”韩宇满脸欣喜,“如此说来,还是有着一分机会了,不知这南华剑宗,有着何等绝世宝剑!”

带着满脸的期许,韩宇身形一晃,旋即,一股剑气扑面袭来,好像到达了另外一个世界。

呼!

当牵引力消散,他的身形猛然下坠,随后眼前光华灿灿,一个巨大得让人无法想象的藏剑阁,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方入藏剑阁,一股摄人心魄的剑气弥漫开来,顿时将其淹没,身处其中好像置身浩瀚剑海,一种渺小之感悄然滋生。

当韩宇定睛一看,只见一柄柄气势凌人的宝剑悬浮于一片浩瀚无垠的星空,散发着让人心悸的气息,他那双瞳孔猛然一缩,一股无法掩饰的激动,自眸子中喷涌而出。

“这就是南华剑宗的藏剑阁么?”

聊城好的癫痫病医院
台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聊城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台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