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荒兽主宰 第一千一四九章 驯盟反常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2:37

荒兽主宰 第一千一四九章 驯盟反常

这一刻,连醉无形都是眉头一挑,当即收回醉肠壶,淡漠道:“几日不见,修为又涨,期待你当上驯盟鼎盟盟主的那一天。”

断尺惊虹闻所未闻,来到燕澜身前十丈处,这已经是一个极为靠近的距离。

禁生袭灭身影竟是一变为二,一道挡住关天凶魁,一道拦下断尺惊虹。

断尺惊虹朝禁生袭灭微微一笑,一黑一白的眉毛,显得格外迥异。

燕澜开口道:“断尺前辈,你我乃是旧识,今日,你想怎样,尽管开口吧!”

断尺惊虹轻咳一声,微笑道:“燕澜,好久不见,今日老夫可不是寻仇而来,而是有一件喜事要告诉你。”

燕澜皱眉:“喜从何来?”

断尺惊虹朗声道:“众所周知,你曾获得驯兽大赛魁首,之后便正式加入驯盟,成为我驯盟之人。经本盟鼎盟查证,以公祖疏为首的高级驯盟,以及公祖疏分身为首的中级驯盟,乃是受剑盟与丹盟的挑拨与蛊惑,利欲熏心,理智沦丧,对本盟正式弟子做出伤天害理之事,实为大逆不道、有悖伦常。”

“燕澜身为驯盟弟子,受三盟联手欺压,竭力反抗,致使围杀之人全军覆没。从狮国法理上来讲,此为正当防卫;从世俗伦常来看,乃是合情合理;从驯盟规则而言,可谓清理门户,大功一件。”

“所以,老夫代表驯盟鼎盟,祝贺燕澜获得资格,参与驯皇名号之争。同时,为嘉奖燕澜临危不惧、万夫不当之勇,以及为驯盟肃清叛逆、清理门户之功,特此赏赐极品人灵石五百万枚,万兽无缰功诀一卷。”

言罢,断尺惊虹朝燕澜抛来一枚储戒和一卷兽皮卷轴。

燕澜接过,心神一探,储戒之中确实拥有五百万枚极品人灵石。再观兽皮卷轴。其上凶兽之气沸腾,诀文更是充斥狂暴无匹的万兽凶威。

燕澜愕然,驯盟在搞什么鬼,还是断尺惊虹在玩什么把戏?

断尺惊虹又道:“燕澜。驯皇之争,老夫建议你务必参与。若能成功获取驯皇名号,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等着你。”

燕澜眯眼,鼎级驯盟为何不按套路出牌,他斩杀了公祖疏。按理来说,公祖疏这等人物,在鼎级驯盟之中必有后台。

如今,竟是只赏不罚,反而让燕澜觉得心神不宁。

关天凶魁瞪大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断尺惊虹,暴吼道:“断尺惊虹,你他娘的你们驯盟搞什么鬼,不是说好一起宰了这个小王八蛋的吗?”

醉无形闻言,竟是漠不关心。只顾喝酒。毕竟,邪影剑皇未死

,只死了些剑盟底层修士,他得到邪影剑皇的传讯,暂先不取燕澜之命。刚刚那番威胁,不过是逢场作戏、信手玩玩而已。

断尺惊虹扭头,看着关天凶魁道:“谁跟你说,本盟派老夫前来,是要找燕澜麻烦的?更何况,燕澜是本盟之人。本盟非但没保护好他,还让他遭受了莫大的罪孽,不给点补偿,外人岂不是要说我驯盟恃强凌弱。草菅人命?”

“你……”

关天凶魁指着断尺惊虹,瞪目无语,随后,他看着醉无形,不满道:“别他娘的只顾喝酒,你不是很牛气哄哄吗。对那小鬼动手啊!”

醉无形眸子一凝,似乎对关天凶魁的蛮横无理有些不悦,漠然道:“本盟死的人,没丹盟多,这小子的命,早已掌握在本盟手心,只有掌控不住对方的人,才会轻易恼怒。”

关天凶魁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暴声吼道:“他娘的,驯盟与剑盟的那些老家伙,脑子都坏掉了吗?好,都不动手是吧,那本爷动手。”

随即,关天凶魁怒视燕澜,喝道:“燕小鬼,算你好运,今日有驯盟保你,有经武州主护你,本爷就给驯盟与经武州面子,今日不取你小命。你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

燕澜冷冷道:“你想怎样?”

关天凶魁一拍掌上关天鼎,喝道:“本爷关天鼎,本命法宝,能炼丹炼器,炼人炼兽,更可炼天炼地。本爷告诉你,从未有人能在关天鼎中撑过十息。今日,你若能在关天鼎中,撑过五息而不死,本爷便容你多活一段时日。”

此言一出,众修哗然。

留仙镇众修纷纷大呼:

“不可啊不可,此鼎有神物气息,恐怕连仙神都难逃炼化,我等入内,定然连半息都支撑不了。”

“y谋,这是丹盟的y谋,燕上仙万万不可上当。”

“老夫想起来了,百年前,老夫曾在家族古籍中看到一段记载,有一头实力达六衍分神期的金鳞王蟒,被摄入关天鼎中,结果仅仅四息,便化为虚无。那可是六衍分神期的金鳞王蟒啊!”

“天呐,金鳞王蟒天生不惧水火,乃罗天千兽榜上凶兽,强横无比,居然连四息都坚持不住,绝对是y谋啊!”

“……”

落云城众修也是纷纷摇头,关天凶魁的威名,在偏远的经武州不显,但不少人却是从一些古籍之中见识过关天鼎的厉害,那真是无所不炼。

“好一招y棋啊。若燕澜不答应,便是惧怕丹盟,颜面尽失;若燕澜答应,则正中下怀;若燕澜真在关天鼎中丢了性命,那人也可说是没想到燕澜这么不中用,一不小心就给弄死了。”

“y险,好y险,燕澜只怕在劫难逃啊!”

“……”

此刻,就连禁生袭灭与断尺惊虹,都微拧双眉,肃然地望着燕澜。

即便是他们二人,也不知晓关天鼎到底强大到何等地步。

燕澜抬起目光,看向关天鼎。

燕澜心绪万千,他算定关天凶魁是想借此灭杀他,但关天凶魁已经提出这等理由,倒是让他进退两难。

关天凶魁流露出诡异的笑,旋即问道:“你不敢吗?如若不敢,那就算了,大不了让全天下人看看,你原来只敢在小小经武州横行,碰到本爷,就认怂了!”

燕澜闻言,傲气顿生,昂首道:“区区关天鼎,入之有何不敢。”未完待续。

亳州男科医院
晋中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通辽治疗盆腔炎方法
亳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晋中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