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千金-益母颗粒處長外遇被發現雇兇殺死第二任妻子7年后落

发布时间:2020-02-15 21:01:53

处长外遇被发现雇凶杀死第二任妻子 7年后落

15日,嫌疑人金某及其堂弟被警方抓获 本报 雷佳 摄

处长涉嫌雇凶杀妻七年后真相浮出(图)

目前,3名嫌疑人已被警方刑拘

约20年前,为了一名年轻漂亮的女子,西安一单位行政处处长辛某与前妻离婚7年前,又因为女人,他和第二任妻子闹翻,并找来3名帮凶将其杀害

一名从副营长岗位转业的军人,靠着努力,从科员成为一单位行政处处长

约20年前,在事业顺利之时,他有了外遇,妻子离他而去

7年前,又因为女人,他和第二任妻子产生矛盾,雇用3名帮凶将其杀死

7年后,案件告破

2009年最后的几天里,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西一路派出所民警在走访中获悉:西安一单位前行政处处长辛××的妻子多年一直不知踪影警方进一步调查得知,辛××今年66岁,退休多年,约20年前离婚,后找了一个小他20岁的妻子,和这个妻子生有一个女儿,这个女儿今年17岁10年中,很多人都没见过辛的这个妻子警方经走访,辛的一名朋友告诉民警,辛妻如果不是出走,就已遭遇不测但警方几乎没有任何证据,而且“知情者”也是根据别人的传说猜测而已

西一路派出所两名刑警继续调查综合一些“知情者”的表述,这起雇凶杀妻案渐渐有了眉目七八年前,辛××开了一个酒楼,一次和第二任妻子吵架后,雇用酒楼的3个男子将妻子杀害,随后这3人不知去向人在什么地方杀的3个凶手又去了那里警方一无所知警方只知道,死者可能被埋在秦岭山中

寻尸源

找到了他案死者的尸体

很快,警方初步掌握辛的妻子叫王英西一路派出所在公安上搜索后,发现叫这个名字的女性太多,民警将这些女性的照片打印出来让一些“知情者”辨认,大家都说这其中没有或者因为时间长记不清了而且有人怀疑,王英这个名字好像不对

民警在公安上对近年失踪的人口进行排查,也没有发现一个叫王英的失踪者,这意味着,如果王英真的失踪,也没有人给公安部门报过案“寻找尸源,沿着秦岭山脉,走访附近公安部门,看近些年有没有发现无名女尸在向长安、户县、蓝田等公安部门了解时,长安警方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在五台山附近两处地方发现一女尸的上半身和下半身,而且年龄也和王英接近”西一路派出所一负责人说

警方立即制定方案,欲将女尸的DNA和王英女儿琳琳(化名)的DNA对比琳琳今年17岁,在西安一技校读书警方决定派出女民警扮成护士,以体检为名,给琳琳抽血体检,以获取其DNA但是,这个计划很快就破产了,因为琳琳已经放假在家,而长安女尸也被最终证实是2007年左右遇害的,这与“知情者”提供的王英是在2003年左右失踪的不符

寻籍贯

死者身份上查不出

“此时派出所有两种声音,一种认为没有人报失踪案,没有发现王英的尸体,目前连王英真实的名字和生前具体住址以及家人等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这种案件成立与否值得商榷;另外一种声音认为目前掌握的外围线索来看,案件似乎成立”西一路派出所一位领导说最后经过向分局领导汇报,决定“继续寻找线索,不能放弃”

经民警上对辛的户籍查询发现,辛的户籍是单位集体户口,所在地是西一路派出所,他住在北关派出所辖区,而其女儿琳琳的户口在莲湖区桃园路派出所,是单户而琳琳的户口有个特点,是2004年从商南县城关派出所迁到长安区韦曲派出所,然后又从韦曲派出所迁移到桃园路派出所2009年12月25日,西一路派出所民警前往商南县城关派出所,希望找到琳琳迁出的资料,借此了解其母亲的情况但是,由于此处当年的户籍管理混乱,没有发现琳琳具体居住在那里,两民警无功而返此时,王英的情况仍然是个未知数

寻突破

掌握线索,突审嫌疑亾

警方又到辛××当年的酒楼调查,却发现酒楼已被拆迁但是,警方得到一个重大线索,当年酒楼虽然是辛开的,但酒楼的经理叫金某,他当时有两个弟弟在酒楼帮忙于是,警方根据调查的一些线索大胆设想,金某很可能参与此事

经查询,金某的家乡是山阳县中村镇2010年1月7日,西安警方前往山阳县调查金某的情况当地警方证实,金常年在一宾馆包房赌博,而且经常打架滋事1月12日,民警第二次前往山阳县,准备抓捕金,此时公安机关在掌握了一定线索的情况下决定改变计划:先抓辛××,其容易突破此时金的叔伯去世,定于14日下葬在14日前抓捕辛,如果突破,14日后再抓金某,金的两个弟弟如果回来吊丧,可以一打尽

1月14日晚9时许,民警前往辛在自强西路一家属院的住处,敲门后,琳琳打开门上的小窗户说“我爸爸不在”就关上门几名民警继续在门外守候,约30分钟后,一六旬男子走来,“老辛”一民警喊道“你好”男子随声应道,并且伸出右手准备握手,民警将警官证递给了辛××30分钟后,在西一路派出所,辛××深深叹了一口气后说:“我非常后悔,一时糊涂呀每天都怕公安找我,怕杀手敲诈”辛道出了雇凶杀妻的全过程

1月15日,在山阳县,金某被西一路派出所和公安新城分局刑侦大队的民警抓获金某的堂弟也被抓获,两兄弟对杀人之事供认不讳已经入赘到武功县的金某表弟黄某闻讯后逃跑目前辛某和两杀手已被刑事拘留

杀妻经过

将妻子交给雇来的3名杀手

据介绍,今年66岁的辛××,初中文化程度,曾任陕西某部队无线电报务员、主任、电台台长、参谋、副营长1984年5月转业到西安一单位,从科员干到处长

外遇被发现起了杀妻心

据辛向专案组交代,1987年夏天,他认识了商南县来西安打工的王连英 (上述的王英)23岁的王连英年轻漂亮,刚经历过一次短暂的婚姻他和她一见钟情随后同居,而此时的他已经是两个女儿的父亲,两个孩子都刚过10岁

随后他和妻子离婚,两个女儿归前妻抚养

1992年,他和王连英生下了女儿琳琳由于两人年龄相差20岁,很快就出现了矛盾他给王连英在商南县花4万元买了一套房后,王连英就生活在商南县,偶尔到西安小住此时的他经常带一些年轻女孩回到位于小寨附近的一家属院过夜2002年约7月份的一天,王连英和母亲突然回到家后,发现家里有一些女人的用品,随即和他大吵大闹,王扬言要告到他的单位去而此时他在小北门里开了一个酒楼,他到酒楼将烦心事告诉了酒楼经理金某“我帮你灭了她”辛说金如此说,他也就答应了

假装签合同把妻子骗到仓库杀害

经密谋后,金某开始踩点、跟踪,一个残忍的计划开始了

2002年11月22日,辛给妻子说,纺织城附近自己家的仓库有人要租,晚上8时许,夫妻二人赶到了仓库而要“租房”的“老板”正是金某,金当晚带着堂弟和表弟,在假装谈好价格后开始签合同,因为没有纸,辛谎称出去买纸,他随后下到一楼的院子里,“咣”的一声关上了铁门随后,金将王连英摔倒在地,用手捂住王的口鼻,金的堂弟压住双臂,表弟按住双腿,致使王连英窒息死亡“我从外面回来后,听到里面有王连英反抗的声音,犹豫的时候,突然响了,于是我等了一会儿,进去后发现王连英已经死亡”辛交代说

3杀手曾到深山给死者烧香

2002年11月23日,金某称要买硫酸将尸体烧掉24日下午,3人将买来的硫酸浇在王连英身上,辛在窗户外看到“黄烟从窗子冒了出来”“由于硫酸太少,尸体没有烧掉”金某交代25日,3人买来菜刀将王连英肢解后,装在两个编织袋里,堆积在一楼院子里26日,3人租来一辆面包车,将王连英的尸体运到商洛市,又转移到了当地一辆租来的面包车里,拉到商洛和湖北交界处的深山里,将王连英埋葬了

过了一段时间,金某3人感到心里胆怯,前往王连英埋葬之地烧了一炷香此后,王连英的家人多次找辛询问王的去向,辛这样告诉王家人:“她和别人跑了”

处长付费后还频频遭到敲诈

辛在分3次付给金某5万元此前谈好的费用后,在此后一天,金某又打印了一张《寻人启事》,上面称“辛××的妻子王连英每年过生日都回家,今年不回家,有知道下落者请联系”等等

金某将寻人启事送到辛所在家属院收发室后,给辛打去心知肚明的辛又付给了金近5万元,辛前后一共付给金将近10万元而金却告诉参与此案的堂弟和表弟,辛只付给3人每人5000元钱,除去买硫酸等花销外,金分给两个弟弟各4500元钱

辛某其亾

很精干 工作能力强 生活诡秘

在同事眼里,他是一个精明能干而且敬业的干部而对于他的私生活,许多人都称感到“诡秘”

当年同事:脑子够用,工作能力强

1月18日,辛某原单位现任处长张某告诉,老辛脑子绝对够用,逻辑思维非常清晰

和辛工作出色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神秘的生活“吃饭一碗面就够了,吃海鲜还过敏,一年中就那两件衣服换着穿,非常喜欢听秦腔,身体非常强壮,冬天从不穿棉鞋”单位里和辛熟悉的人几乎都这样评价他

说到辛工作以外的情况,几位辛的同事同时不出声,相互看着笑了“都听说他离婚后在外面有女人,而且还有了孩子,但是我们都没见过”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子说

曾经和辛共事10年的一名同事非常同情辛离婚后的生活:“一次我们春节期间慰问退休老领导,由于老辛居住的房子拆迁,他一个人居住在城中村一顶层民房内,自己包的饺子和包子一样大,他用铲子将饺子划成4块后,一块一块夹着吃”

通过警方了解到,辛离婚后经常出入歌厅等娱乐场所金某曾经是一歌厅的服务生,辛曾和歌厅里的一个小姐发生性关系,因为这个小姐是金的女朋友,金就放出狠话,于是辛就给金开了一个酒楼让金来管理这个酒楼开了3个月后,由于经营不善而关门

前妻:我就害怕他那天出事

几经周折,找到了辛的前妻李某“他出事了到底出什么事了”李某得知来采访时,显得非常吃惊在知道事情后,李某说:“我经常为他担忧,就害怕他那天出事他脑子太好用了,我玩不过他”

李某回忆起她和前夫从结合到离异的过程她是外地人,上世纪70年代,她和家人来到西安,经人介绍认识了从部队探亲回家的辛,最后两人就结婚了,由于两地分居,夫妻关系不是很融洽1984年,辛转业回到西安,单位也解决了她的工作就在两人结束了分居生活后,感情却一再恶化“他经常不回家,原因是在外面有了女人,有一年大年三十回家后满身酒气,就开始发脾气”李某说她提出离婚后,辛一口答应了,当晚两人写好了离婚协议,两个女儿一个13岁,一个11岁“大女儿归他抚养,小女儿归我抚养但实际都是我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老辛每月给大女儿50元抚养费”李某说

让李某感到欣慰的是,老辛有5个弟弟1个姐姐,他们经常送一些米、面、油来救济她们母女老辛的母亲在去世前,还不断让人捎话要见李某最后老太太去世的时候,李某还前往奔丧

采访中,许多人都认为老辛是被女人害的他的第一任妻子非常好,是贤妻良母型的,不知为何离了婚

熟知辛的人告诉:“老辛的母亲生前曾只愿意认儿媳,不愿意认这个儿子老辛的弟弟宁愿认这个嫂子,也不愿意认这个当官的哥哥”“我们离婚就是因为这个女人(王连英),她年轻漂亮,也能说会道……老辛这辈子就是被女人害了”李某接着说,这些都和她没有关系了,两个女儿都恨他华商报 崔永利

静心助眠口服液哪里买
剖腹产后护理
哪种钙片好吸收
排卵期出血经量少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